• 解读电影视觉造型的叙事功能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当前,国内外对新农保替代率的研究几无涉及,这一方面是因为新农保制度试点指导意见刚刚出台,很多分析性和评估性的研究尚未展开,另一方面是因为关于替代率的研究本身就不多,遑论对新农保替代率的研究了。目前,关于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替代率的研究,从研究角度来看,主要有制定养老保险替代率的原则、替代率合理水平的评价两个角度,从分析方法来看,主要有一般均衡分析和局部均衡分析两种思路。为此,我们在已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在现有制度设计框架内对单个农民享受新农保的情况进行推演和模拟,以衡量新农保制度的替代率水平,对其保障力度进行简单分析。 下载论文网   一、新农保的交叉替代率   新农保的交叉替代率,指农民退休后能够领取的基本养老保险金占同时期当地农村在职劳动者的比例。   从上述定义可知,新农保的交叉替代率,是从横向的角度来考察其保障力度的。而在研究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替代率时,很多学者选用的是目标替代率指标,即职工退休后能够领取的基本养老保险金占本人退休前一年月度平均工资的比例。由目标替代率的定义可知,它分析的是本人退休前后收入水平的变化,是从纵向的角度来进行的研究。但笔者认为,与目标替代率相比,交叉替代率更能够反映制度的保障力度。这是因为:在经济增长的情况下,社会人均收入水平不断提高,农民退休后的养老金能够多大程度上保障农民的生活水平,取决于农民养老保险金在当地农村居民平均收入水平中的相对位置,而不是与其退休前收入水平变化情况。   二、新农保的合意替代率――评价新农保交叉替代率的标准   第一,最起码应该能够保障农民的基本生活需要。   第二,新农保社会养老金不应该超过在职劳动者(是指年龄小于60周岁的正在参加劳动的农村居民劳动者)的平均收入水平。   第三,需要考虑其他养老保障形式(如个人储蓄养老保险)以及医疗保险制度的完善性。   我们需要对新农保的交叉替代率合理区间进行设定。同时,我们引入一个概念,即合意替代率。所谓合意替代率是指能够维持养老保险制度优化发展的替代率,它是从需求方面来衡量基本养老金替代率的大小,表示退休者应该领取多少养老金(贾洪波,2005 )。本文对其进行进一步的解释:合意替代率下的养老金收入能够维持农民基本生活需要。   交叉替代率是从供给角度出发进行的分析,回答的是替代率将是多少的问题。而合意替代率是从需求角度出发进行的分析,回答的是替代率应该为多少的问题。   为了满足上述合意替代率应该满足的三个条件,本文主要采用如下方法分析新农保的合意替代率区间:根据农村居民生活消费支出情况分析农民的基本生活需要;将农民基本生活需要除以农村居民纯收入得到一个比率;根据现在农村地区个人储蓄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情况对该比率进行调整。分析如下:   (一)从农村居民生活消费支出情况估算农民退休后的基本生活需要   农村居民总支出中包括:家庭经营费用支出、购置生产性固定资产支出、税费支出、生活消费支出、财产性支出和转移性支出。由于我们假定农民退休后不再劳动,因此,家庭经营费用支出、购置生产性固定资产支出、税费支出、财产性支出和转移性支出等都将不再发生。下面主要从农村居民生活消费支出里面估算农民的基本生活需要。   农村居民生活消费支出包括:食品支出、衣着支出、居住支出、家庭设备用品及服务支出、交通通讯支出、文教娱乐用品及服务支出、医疗保健支出和其他支出。其中,我们可以认为,农民退休后各项生活消费支出不发生变化是基本生活需要的上限;食品支出和其他支出不变,衣着支出、居住支出、家庭设备用品及服务支出、交通通讯支出、文教娱乐用品及服务支出减半,医疗保健支出翻倍是基本生活需要的下限。   (二)基本生活需要的上下限之实证分析   根据历年的《中国农村住户调查年鉴》数据,和上文设定的农村居民生活需要的上下限。我们可以分析出历年农村居民生活需要的上限与下限。通过对1998―2008年间数据的计算和整理,可得新农保的合意替代率的区间为58―75%(该区间与很多学者分析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合意替代率的水平非常类似)。   三、结合交叉替代率与合意替代率的比较分析   根据上文关于交叉替代率和合意替代率的计算结果的比较可以看出,新农保的交叉替代率水平偏低,即便农民n在2009年选择500元/人/年的缴费档次,连续缴费44年,农民退休后第一年的交叉替代率仍只有29%,远远低于合意替代率的水平(仅达到合意替代率下限的50%)。而更低缴费档次、更短缴费时间、更大岁数时的交叉替代率水平则还不及29%。   而且,本文的交叉替代率是被“高估”的替代率水平。首先,本文采用的交叉替代率比较的是农民退休后基本养老金收入与同时期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的关系,而非全社会平均收入水平的关系,也就是说,本文是在接受现有的城乡收入差距的基础上在农村经济框架内对新农保进行的分析。如果考虑农民退休后新农保基本养老金收入与全社会人均收入水平的关系,则替代率水平将会更低。其次,即便是在农村经济框架内,该指标也已被“高估”。本文选用的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作为农村在职劳动者平均收入水平的指标,但实际上,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是考虑了所有农村居民的平均收入水平,因此,明显低于真正的农村在职劳动者平均收入水平。本文选用此指标进行计算是因农村在职劳动者平均收入水平数据难以获得而做的权益之计,如果选用真正的农村在职劳动者平均收入水平,则交叉替代率也会降低。   计算结果显示,新农保的交叉替代率较低,保障力度不足。   尽管如此,笔者认为并不能因此而否定新农保制度的积极意义。首先,新农保是从无到有的“善政”,使农村居民的养老问题真正开始放入到社会保障的框架内予以考虑;其次,新农保是“善始”,新农保制度设计优于此前流于失败的旧农保,更具合理性和可持续性,已经具有了比较好的基础。只要我们继续按照农村居民的需求不断完善和调整,相信新农保的交叉替代率水平一定能够不断提高,直至达到合意替代率的水平。   当然,我们也应该充分认识新农保的不足,新农保尚处试点阶段,有些问题应该及早发现,并及早解决;新农保保障力度尚显不足,应继续对其予以改进,以避免传统的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因保障力度十分有限被迫叫停。   (李伟,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博士研究生。赵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宋翔,西南财经大学经济数学学院)

    上一篇:行必踏实

    下一篇:民营企业财务管理探析